阿瓦隆2炉之火攻略
  首頁 同濟簡介 同濟簡報 律師風采 律師文集 成功案例 新法速遞 誠納英才 聯系我們  
 
  同濟公告
我與"同濟...
山東省新的律師服務收...
同舟共濟鑄輝煌――寫...
山東同濟律師事務所青...
熱烈祝賀同濟律師網站...
  同濟特別提醒
山東省律師服務收費標...
委托人委托律師須知
訴訟費用交納辦法
山東同濟律師事務所律...
打官司怎樣請律師
山東同濟律師事務所青...
  新法速遞 >>更多
關于辦理醉酒駕駛機動...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
  訴訟指南 >>更多
關于辦理醉酒駕駛機動...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
 首頁>>成功案例

法人人格否認實例分析

來源:同濟律師 發布時間:2008-7-1
 


案情簡介

    萊州金華石材開發公司(以下稱金華公司)成立于1993年4月,主管單位萊州住房銀行,經濟性質為集體,注冊資金30萬元。1996年7月26日,萊州住房銀行、金華公司及西姜家村委員三方簽訂協議書一份,約定萊州住房銀行與所辦實體金華公司脫鉤,由西姜家村委會接管。1996年9月8日工商登記變更金華公司主管部門為西姜家村民委員會。1998年8月17日,因金華公司未參加年檢,被工商部門吊銷營業執照。金華公司經營期間曾向濰坊華力公司借款50萬元,由姜發兵為其提供保證。因金華公司未能還款,華力公司向金華公司及姜發兵訴至法院,法院判決借款合同關系無效,金華公司給付華力公司借款50萬元,姜發兵承擔賠償責任。判決生效后,法院執行了姜發兵價值50萬元的財產。姜發兵行使追償權并認為金華公司注冊資金不到位,實不具備法人資格,應由西姜家村委會承擔償付責任。遂向法院提起訴訟。西姜家村委會對姜發兵的主張不認可,主張注冊資金到位,提供了銀行支票送存簿一份、銀行付出傳票以證明金華公司成立時投資30萬元。一審法院認為:西姜家村委會對金華公司出資提供了銀行支票送存簿一份、銀行付出傳票主張金華公司出資到位,原告姜發兵對該主張不認可,但未提供反駁證據。故判決駁回了姜發兵對西姜家村委員的起訴。姜發兵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主要是針對西姜家村委員所提供的證據認定問題提出了異議,一審判決認定金華公司開辦單位注冊資金到位的主要證據是1993年3月11日住房銀行的付出傳票,但該傳票的收款單位是西姜村石材工藝廠,以此來主張金華公司的注冊資金到們顯然不妥。二審法院采納了上訴觀點,遂改判西姜家村委會與金華公司共同承擔償付姜發兵50萬元的責任。

分析意見

    一、關于法人人格否認的法律依據。

    法人人格否認通常是指公司不具有獨立于股東的實體時,限于公司與特定的第三人之間有問題的法律關系中,不承認公司的法人格,將公司與股東視為一人,從而向股東追究公司的責任。2005年修改后的《公司法》第20條確立了公司法人人格否認制度:“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其中,出資顯著不足是最常見的否認法人人格的事由。現實社會中,非公司制法人企業亦有可能存在濫用法人獨立承擔責任的地位損害債權人利益的情況。因此對于法人格否認制度并非單純只適用于公司。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企業開辦的企業被撤銷或者歇業后民事責任承擔問題的批復》規定:“企業開辦的企業雖然領取了《企業法人營業執照》,但實際沒有投入自有資金,或投入的自有資金達不到《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法人登記條例實施細則》第十五條第(七)項或其他有關法規規定的數額,以及不具備企業法人其他條件的,應當認定其不具備法人資格,其民事責任由開辦該企業的企業法人承擔。”這一規定正是對非公司法人人格否認的法律依據。

    二、關于企業注冊資本金是否到位的舉證責任問題。

    對于債權人主張企業開辦人或公司股東出資不到位的事實,由何人負有舉證責任,向來存有爭議。根據證明責任分配的一般原則,所謂誰主張誰舉證,則債權人則應負有舉證責任。但從證據距離而言,企業的開辦人或公司的股東對其出資情況顯然在舉證方面更為方便,由其承擔舉證責任更為公平。再者從證據的性質來看,主張出資不到位是所謂否定性事實,亦應由對方舉證。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公司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第12條規定:“公司或公司債權人主張股東瑕疵出資,產舉出對瑕疵出資行為產生合理懷疑的初步證據或有關線索的,應當由該股東不存在瑕疵出資承擔舉證責任。”根據該規定,債權人只要有證據證明公司股東存有瑕疵出資可能性的,其證明責任負擔即告解除。證明責任同時轉移至對方。本案中,原告所舉證據已經可以認定金華公司開辦人可能存在出資不到位的事實,故是否真的不到位應由西姜家村委會承擔舉證責任。

    三、關于本案證據的認定。

    本案西姜家村委會主張金華公司成立時出資到位,提供了銀行支票送存簿一份、銀行付出傳票一張,以證明金華公司成立時開辦人投資30萬元。但該證據所顯示的收款人卻明確是與金華公司不同的另一民事主體——西姜村石材工藝廠。故該證據對于證實金華公司出資到位這一事實不具有關聯性,換言之,這一證據是證明不了西姜家村委會的主張的。至于西姜家村委會所辯稱的兩家實為一家的說法,又與工商登記資料完全不符,所以也不能為法院所采信。

    四、關于開辦單位變更后的責任承擔問題。

    按理說,本案債務人金華公司出資不到位是其原開辦單位萊州住房銀行出資不到位。責任應由原開辦單位承擔,但鑒于1996年7月26日,萊州住房銀行、金華公司及西姜家村委員三方簽訂協議書,約定萊州住房銀行與所辦實體金華公司脫鉤,由西姜家村委會接管。且遂后辦理了工商登記變更手續。協議約定了以后的所有責任由新的主管單位承擔。該協議是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應屬于有效。也就是說西姜家村委員是自愿為萊州住房銀行承擔責任的。因此,由金華公司新的主管單位承擔責任是就應有之義。當然,原開辦單位是否還應承擔連帶或補充賠償責任,則不無爭議,還可進一步探討。
編輯:楊樹田 律師
 
  Copyright 山東同濟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建設膠東在線  
阿瓦隆2炉之火攻略 打字赚钱网站 幸运飞艇口诀 澳洲幸运10群 雪缘网棒球比分直播 北京快乐8开奖号码 股票今日大盘 双色球33个对应码 申城棋牌下载? 广西快3遗漏数据统计 快乐十分结果 快乐飞艇一天开多少期 浙江福彩6+1生肖开奖结果 安徽11选5开奖 qq欢乐麻将网页版 海南4 1号码分布图 股市行情分析